今年4月在A股正式摘牌的昔日“国民日化股”天夏智慧,最终迎来了重大处罚。

  12月28日,广西证监局披露的一则市场禁入决定书显示,该局对天夏智慧信息披露违法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天夏智慧两任董事长,一任总裁和两任财务总监均被采取不同年限市场禁入,其中,前董事长夏建统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地方法院曾以30万元重金悬赏征求夏建统的行踪线索。

  六大违法行为曝光

  广西证监局指出,天夏智慧主要存在六大违法事实:

  第一,通过虚构智慧城市建设项目完成情况的方式虚增收入和利润

  2016年4月至2019年6月期间,天夏智慧隐瞒其全资子公司杭州天夏所承接的安顺市西秀区智慧城市、重庆永川区智慧商圈、拉萨堆龙德庆区智慧政务、重庆永川智慧城市和重庆智慧校园、大邑影视基地大数据中心、溧阳金桥商贸智慧园区、智慧能源工业企业电力大数据中心、中国移动四川公司2018年农村宽带三方合作等智慧城市建设项目的实际建设情况。

  在上述项目尚未实际建设或仅部分建设,不满足收入确认条件的情况下,天夏智慧通过虚构项目建设完成进度的方式虚假确认或者提前确认收入,并在相关定期报告中虚增上述项目的收入和利润,合计虚增收入不少于30.86亿元,虚增利润不少于11.48亿元。

  上述行为造成天夏智慧2016年年度报告、2017年年度报告、2018年年度报告以及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收入和利润数据虚假记载。

  其中,2016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不少于8.87亿元、利润不少于3.91亿元,分别占天夏智慧披露的当年营业收入的69.45%、利润总额的96.57%;2017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不少于10.75亿元、利润不少于2.83亿元,分别占天夏智慧披露的当年营业收入的64.54%、利润总额的40.14%;2018年年报虚增营业收入不少于8.74亿元、利润不少于3.35亿元,分别占天夏智慧披露的当年营业收入的80.09%、利润总额的143.71%;2019年半年报虚增营业收入不少于2.50亿元、利润不少于1.39亿元,分别占天夏智慧披露的当期营业收入的97.68%、利润总额的167%。

  第二,虚假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

  2016年4月6日天夏智慧非公开发行股票完成后,锦州恒越投资有限公司、西藏朝阳投资有限公司、安徽京马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浩泽嘉业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天夏智慧16.41%、15.8%、7.5%、3.34%股份,上述公司均实际由夏建统控制。

  2016年4月6日后,夏建统实际支配天夏智慧有表决权的股份超过30%,并负责上市公司主要经营业务,是天夏智慧的实际控制人。

  天夏智慧在2016年半年报、2016年年报、2017年半年报、2017年年报、2018年半年报、2018年年报、2019年半年报中均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梁国坚、张桂珍夫妇。天夏智慧前述定期报告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披露不真实,构成虚假记载。

  第三,未完整披露对外负债

  2017年,天夏智慧在杭州银行北京朝阳支行开具1.2亿元商业承兑汇票未入账,占当期披露的母公司报表负债总额的38.45%,占合并报表负债总额的7.76%。

  2018年,天夏智慧又在该行开具4.45亿元商业承兑汇票未入账。截至当年末,共有5.65亿元应付商业承兑汇票未入账,占当期披露的母公司报表负债总额的80.67%,占合并报表负债总额的39.07%。

  天夏智慧未在2017年和2018年年报中披露上述负债情况,前述定期报告所披露债务情况存在重大遗漏。

  第四,未按规定披露为关联方提供财务资助的关联交易

  2016年至2018年期间,天夏智慧的子公司杭州天夏为关联方提供财务资助合计16.6亿元。

  其中,2016年4月-12月、2017年和2018年分别向夏建统实际控制的福建平潭嘉业久安投资管理中心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提供财务资助7.48亿元、5.22亿元和3亿元;2016年4月向西藏朝阳投资有限公司提供财务资助0.9亿元。

  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向关联方提供财务资助金额分别占上一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46.95%、10.42%和5.38%。

  对于上述为关联方提供财务资助的关联交易,天夏智慧均未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程序,未按规定及时披露,也未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年报中披露。

  第五,未按规定披露对外提供担保事项

  2017年至2018年期间,天夏智慧及子公司多次违规对外提供担保,合计金额9.18亿元。

  其中,2017年先后为浙江睿康投资有限公司、上海昌聚实业有限公司、杭州睿康体育文化有限公司等夏建统实际控制的企业提供担保合计6.16亿元,占上一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2.28%;2018年子公司北京天夏科技有限公司为上海一江经贸有限公司提供担保3.02亿元,占上一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5.42%。

  对上述对外担保事项,天夏智慧均未履行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程序,未按规定及时披露,也未在2017年、2018年年报中披露。

  第六,未按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事项

  2018年8月开始,因借款、担保、票据追索、合同纠纷等,天夏智慧及其子公司陆续被诉至法院。

  其中,天夏智慧应当不晚于2019年4月11日知悉国厚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信银行合肥分行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要求天夏智慧承担担保责任诉讼事项。

  截至当日,天夏智慧连续12月内累计涉诉金额6.17亿元,已达到上一年度(2017年)经审计净资产的11.08%。天夏智慧未及时披露,直至2019年4月30日才在2018年年报中披露了部分诉讼事项。

  天夏智慧在2019年8月30日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中仍未完整披露上述诉讼事项。至此时,公司应披露而未披露的涉诉案件不少于32起,金额不低于11.12亿元,占上一年度(2018年)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超过17%。

  夏建统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

  广西证监局认为,天夏智慧未按规定及时披露关联交易、对外担保、重大诉讼情况;相关定期报告中所披露的财务数据、实际控制人和关联交易、对外担保、重大诉讼情况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夏建统隐瞒自己实际控制天夏智慧的事实,指使天夏智慧违规对外担保,导致天夏智慧未如实披露实际控制人和对外担保信息,其行为已经构成2005年《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三款所述实际控制人指使上市公司从事信息披露违法的行为。

  对天夏智慧的上述违法行为,以下时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各自的任职期间内分别负有责任。

  广西证监局最终决定作出如下处罚:

  1.对天夏智慧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2.对夏建统指使天夏智慧从事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3.对夏建统、陈国民、陈雪梅、杨箐、王军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

ob直播体育

  4.对梁国坚、迟晨、贾国华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25万元罚款;

  5.对高友志、杨伟东、胡宝钢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20万元罚款;

  6.对管自力、陈晓东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5万元罚款;

  7.对刘遥、陈芳、方巍、陆志强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10万元罚款;

  8.对程占新、饶婕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

  9.对黄绍强、张立、毛元荣、张囡娜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

  此外,广西证监局对夏建统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陈国民、陈雪梅、杨箐分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王军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市值曾一度达到300亿

  据公开资料,天夏智慧成立于1996年,是智慧城市大数据领域龙头企业,也是全球综合实力领先的智慧城市建设和服务供应商,业务遍及全球。

  其前身为索芙特。索芙特堪称中国功能性日化护理界的开山鼻祖,也曾有过辉煌,多年来拥有较高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堪称一个“国民品牌”。

  特别是索芙特防脱发洗发水,由明星李连杰、古天乐先后代言,还一度成为网红级产品。直到今天,索芙特防脱洗发水、防脱育发液,以及各种洁面乳、沐浴露之类产品,在线上线下平台都还有不错的销量。

  不过上市公司索芙特后来因涉足多元化经营未成功,导致公司陷入持续亏损。从2010年起,索芙特扣非后净利润连亏6年。长期的亏损,导致索芙特走上了一条“重组-失败-再重组”之路,但多次重组均以失败告终。

  直到2016年,天夏科技借壳索芙特登陆A股,股票也更名为天夏智慧。然而好景不长,公司在借壳后经营短暂得到好转后,2018年公司盈利能力开始减弱,营收和净利出现较大幅度下降。

  2019年,公司营收直接下降至0.16亿元,同比下滑98.54%;归母净利润大幅亏损50.73亿元,同比下滑3462.73%。因2019年年度报告被审计机构出具了无法表ob直播体育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因而也再度“戴帽”。

  2020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其经营业务已基本停滞,尚未恢复正常生产经营秩序,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同年7月1日,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后,天夏智慧更名为*ST天夏。

  今年4月12日,天夏智慧被正式摘牌,结束A股之旅。对比之下,作为昔日的明星股,其市值曾最高达到300亿。

  昔日“天才少年”

  一度买下阿斯顿维拉足球俱乐部

  夏建统,1974年10月出生,浙江衢州人,海归企业家。在多家媒体的报道中,其14岁上大学,19岁赴美留学,在24岁成为哈佛历史上最年轻的设计学教授。时至今日,这些过往新闻报道中屡屡出现的经历依旧真假难辨。

  1999年,夏建统在波士顿创立了设计公司XWH。据称,这一年,夏建统跟随导师卡尔受邀参加杭州西湖申报世界遗产规划项目,此后回国创业,在杭州注册了XWHO杭州建筑规划设计咨询公司。2001年,他成立销售GIS地理信息系统的天夏科技,此后又陆续建立许多新公司。

  从2015年开始,夏建统通过资本运作,先后出手收购了莲花味精(后更名为莲花健康)、索芙特(后改名天夏智慧)、远程电缆(曾更名睿康股份,现ST远程)三家上市公司,在很短时间内便构筑了资本市场的“睿康系”。

  而真正让夏建统受到社会广泛关注的,还是其于2016年出资6000万英镑,收购英格兰阿斯顿维拉足球俱乐部,并亲自担任俱乐部主席。阿斯顿维拉成立于1874年,是英格兰历史最悠久的俱乐部之一,这一年从英超惨遭降级,于是浙商夏建统出手“抄底”。

  当时正值体育产业爆发,中国资本去海外购买球队一度成为流行的生意。而夏建统本人也是一个球迷,上高中时还踢过学校足球队的前锋。可惜球队战绩不佳,连续两个赛季冲英超均未能成功,导致陷入财务泥潭。加上此时A股上市公司莲花健康也业绩亏损,市值大损。因为缺钱,夏建统无奈出让了部分俱乐部股份。

  2019年,阿斯顿维拉俱乐部终于重返ob直播体育英超,但对于夏建统已经不是一个好消息。根据收购协议,球队重返英超后他还需要额外支付3000万英镑。然而他已无力支付这笔款项,由此失去了在俱乐部最后的股份,这家英超俱乐部也结束了短暂的中资时代。

  曾被法院30万“重金悬赏”执行

  事实上2019年,对于夏建统来说,遇到的麻烦还不仅仅在于失去英超俱乐部的股份。

  随着“睿康系”的全面崩溃,夏建统曾经掌控的三家上市公司均已先后易主,而2019年,其本人更是被法院30万“重金悬赏”执行。

  当年10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信发布“江湖悬赏令”,以30万元对夏建统实施悬赏执行。

  北京三中院表示,因被执行人睿康投资公司、夏建统未履行生效的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切实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对被执行人睿康投资公司、夏建统实施悬赏执行。任何公民在案件未结案前,向该院提供夏建统的准确行踪线索并由该院成功拘留,奖励人民币30万元。

  

  2021年1月19日晚间,ST远程发布公告,公司自无锡公安机关获悉,夏建统已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批准逮捕,夏建统被批捕事项不会影响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开展。

  

  本文来源:央广网、界面新闻、中国证券报、红星新闻、封面新闻、21财闻汇等

作者 adminqw17